欢迎访问残疾人在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1203.org官方网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社会组织 » 福建省肢体残疾人协会 » 同人刊物 » 正文
查询
服务热线:12385

【优秀论文】从现存史料中探究多种力量 在助残组织成长发育过程的作用

发布时间: 2016-11-1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62   【字体:  

从现存史料中探究多种力量

在助残组织成长发育过程的作用

 

广州市残疾人联合会  梁左宜

 

摘要:通过对史志资料中残疾人事物记载的搜寻,探寻残疾人在史志资料中的地位,以及梳理现存广东史料中的相关记载,探讨官方、民间、残疾人、传教士等多种力量在助残组织成长发育过程中所起的不同作用。

 

近年来,为寻找残疾人事务的记载,笔者搜寻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广东省地方志馆、广州图书馆、广州市档案馆、广州地方志馆以及一些大专院校、宗教寺庙图书馆、民政局和残联所存档案,走访部分老同志以作口碑资料,陆续收集到广东省相关残疾人事务史料一批。现将笔者对于有关资料搜寻、残疾人在史志资料中的地位与作用以及现存广东史料中助残组织成长发育过程中多种力量所起的作用之初步思考阐述如下。

 

一、在史志资料中搜寻残疾人事务实录犹如广种薄收,但依然有迹可循

 

   以家国大事为主线、被讥为“替皇帝写家谱”、“相斫书”的正史当中,有关残疾人事务的史料少之又少。入选国史之杰出人物里面的残疾人也恍如凤毛麟角。究其原因,厕身达官贵人或慈善名家之列,要么得经过科举考试,要么需要家底雄厚,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残疾人往往“输在起跑线上”。不过,具体到某个图书馆、某一地方志、某本地方文献而言,要想查阅残疾人事务,还是有“路线图”可以依循的:首先关注“社会福利(近代或称社会保障之类)”记载,旁及“卫生防疫”,再查看“人物志”有无传主助残事迹,然后在“大事记”浏览有无与“残”相关的事项,则“有所得”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二、官办残疾人服务机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至宋代

 

按照学界的说法,扶残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最早的社会保护思想见于《礼记·礼运》:“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不过,作为实体机构而非书面上的理念、倡导性文字问世,目前能够找到的最早资料是在北宋。

徽宗时,官办的社会福利事业在各地普遍推行。如设居养院,收养老幼贫疾无依者及乞丐、遗弃小儿等;设安济坊,收疗贫困病人;设漏泽园,委托和尚主持,收葬死后没钱埋葬的人。

养济院、惠民药局等大多发端于北宋,至南宋渐多。

有一种说法,居养院的设立或推动,与宋朝宰相蔡京有关,但未找到更多资料佐证,蔡京后来名列“四大奸臣”,“因人废言”导致此事失传的可能性也许是存在的。建国后有学者在书中写道:“居养院、安济坊规定的救济标准甚优,恐难持久”,持久的标准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一代人,没有说,但中国古代曾经有过“救济标准甚优”、“所需物资由所在府、州、县按时供给”、“例支衣粮”的残疾人服务机构,还是值得一记的。

 

三、古代残疾人杰出人物曾经参与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过重大事件的发展进程

 

据史、志及杨万翔所著《广州轶闻》载:金光,字公绚,浙江义乌人,知书,有权谋,战乱中流浪到山东登山,尚可喜入关途中得到金,收为幕僚,凡有计议必咨询金而后行,金不愿屈从人下,潜逃,尚派人追捕,割断金足筋令其无法逃走,但仍然用他,以绰号“跛金”著名;16502月,尚进攻广州,围困长达10个月,最终攻下城池,大肆屠杀城中居民,后世称为广州大屠杀,当时人口约40万,死者约五分之一;尚封平南王,长子尚之信残暴跋扈,金劝尚废长立幼,尚觉得有道理又犹豫,金见尚无意废立,怕尚之信怀疑他,曲意顺从并出谋划策开矿山、制盐、税收、外洋通商,王府几乎富甲天下,金的财富也差不多赶上王府,被清廷授“鸿胪寺卿”虚衔(注:略相当于外交部长);1673年,金献计让尚申请回辽东养老,意在使尚之信无法承袭王爵,清廷接纳并顺势逼令吴三桂、耿精忠仿效撤藩,吴、耿作反,派兵分两路逼近肇庆,尚可喜未离开广州,奉令留镇,康熙十五年(1676)2月,尚之信发动兵变,夺取广东最高指挥权,对吴军声称所作对抗都是金所为,金被捕,绝食3日,被杀,尚之信归顺吴三桂,合称“三藩之乱”;尚可喜被软禁,后悔当初不采纳金的话,流泪叹息几个月,至10月,死去。尚之信后又降清,消灭两广境内吴三桂余部,1680年,清廷以尚之信为人反复无常,“赐剑”自尽。

 

四、官方力量在助残组织方面的主导作用

 

明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朱元璋令“鳏寡孤独残疾不能自养者,官为存恤”。七年(1374年),“令各处鳏寡孤独并笃疾之人,贫穷无依不能自存者,有司从实取勘,官给衣粮养赡,为屋宇以居,月给米三斗及柴薪,夏冬给布各一匹。”《大明律》规定:“凡鳏寡孤独及笃疾之人,贫穷无亲属依倚不能自存,所在官司应收养而不收养者杖六十,给衣粮而官吏尅减者以监守自盗论。”

因朝廷要求“天下郡县置养济院”,广东各州府县较快建院,洪武五年,韶州府将养济院迁于相江书院之西,七年,南雄府创建养济院,惠州府所属的河源、博罗、兴宁、龙川、归善、海丰等6县均在洪武至永乐年间先后创立。广州的养济院在东门外(据考证在今东川路广东省人民医院附近,及今黄华路、东皋大道均设立过此机构),收养孤老盲疾,广州府所属东莞县的养济院“建厅三,住宅五、门一间”。潮州府潮阳县在洪武初,由知县刘文仲创屋26间,程乡知县羊懋中于洪武初创置养济院。琼州府文昌县于洪武初创养济院于县治旁边。归善知县木寅在洪武年建养济院,岁久倾颓,知县鲍存正构材兴工和辟草莱地扩建,“为官厅五间,两廊为屋十五间,前门一间”,受到当地“耆老细民”的赞许。广东各地收养在养济院的人,每人每年的柴钱和布匹折钱均由“诸司职掌”,在夏税和秋粮支付。养济院的建立有助于解决一些贫苦无依的鳏寡孤独及残疾人的衣食住问题。

 

五、民间力量在助残组织成长发育中的承托作用

 

中国民间慈善,有着悠久的传统。汉唐寺院济贫、赈灾、医疗、戒残杀;宋代养老扶幼;元代医疗救助;明清民间兴办慈善事业的例子更不胜枚举。笔者搜寻到的史料记载:明末广东马应勋建民办育婴所,存活婴孩无数。光绪十四年(1888年),江门明善堂设立收容所,收容无依靠的老、病、残人员及孤儿。

1871年,爱育善堂在广州创办(位于广州城西十七甫大街,今十八甫46~52号),由商绅钟觐平、陈次壬等以白银3.8万余两购买堂址,为广东最早的善堂。善堂以救助贫困残疾人、赠药施医、救灾善后、抚养弃婴、施粥施衣等为主要功能,各有侧重,至1905年,广州的爱育善堂、广仁善堂、广济医院、述善善堂、崇正善堂、惠行善堂、明善善堂、润神社善堂、方便善堂合称九大善堂,其中惠行善堂又称惠行医院,现称东升医院,以盲人医疗按摩著称。

1924年,广州市长孙科倡办福瞽工读学校,开办费2500元,每月补助200元(后加给200元),一次过拨付购料基金500元。从上述材料推断,当属于民办公助。1927年改为盲人学院,曾有盲人45名,至1929年市教育局委派院长后,董事会解散,每月由政府拨款维持,后并入市贫民教养院。

1926年,广州市政府设市慈善事业委员会,市长兼主席;同年设市善团总会,为全市善堂的“高级机关”。历史上与善堂、民办机构有关的广东名人也有不少。如:陈济棠,于1934年主政广东期间倡建仁爱善堂,为全省“慈善总机关”,指定其管辖全省慈善团体。据记载,其时有老人、儿童、婴儿、残疾人诸种福利单位。又如:陈廉伯,曾加入爱育善堂、广济善堂、方便医院等慈善院所捐资助药,担任广州各大善堂赈济会、慈善会值理、董事,曾被推为广东粮食救济总会总理,后当选广州商团团长。再如:潘达微,黄花岗起义72烈士遗骸殓葬主事者,潘曾扮成叫化子,沿门求乞,进行社会调查,探索社会救济的途径,后倡导成立乞儿救济会。1912年,在广州花地黄大仙祠故址创办孤儿教育院,自任院长。1913年,他担任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美术设计主任、香港分厂厂长,把公司每年赚得的利润提成用于社会福利救济事业。一度出任广州市公益局长,不久辞职,1929年病逝,终年49岁。同年,广东花县花山镇人、旅居巴拿马的唐佩湛在华侨中发起捐款,充实两龙圩广惠善堂和“方便所”,作为无依孤老病残者栖身及死后殓葬安放的地方。

改革开放,广东民办残疾人服务再度兴起,19859月,由孟维娜等创办的广州市民办儿童福利教养院(后改称至灵学校)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内地城市最早出现的民办智障儿童教育康复机构。

不同的历史阶段中,民间力量在守望互助、乐善好施等方面起到亲和作用、劝善标杆作用与传统道德的传承作用;在官方政策与机构未有涵盖的时段和领域,起到了填补空白的探索作用乃至独当一面的专业作用;在官办机构占有压倒性优势的特定时期,起了拾遗补缺作用;在官方意图、资助转化为具体服务方面起到承托作用。具有鲜活的生命力与广泛的群众基础。

 

六、残疾人在助残组织里头的内生激励作用

 

193810月,日军侵占广州,市民纷纷外逃,方便医院(前身为1899年创立的方便善堂,为华南地区最大的慈善机构)由下肢残疾、扶杖而行的中医朱汉祖与另一位西医留守,经费由国际难民救济会拨款资助。

1946年,下肢残疾的张颖仪在她的住所创办私立启聪聋哑学校,1949年初,时局动荡,货币贬值,员工离职,学童辍学,张婉拒赴香港任教的高薪聘请,留在广州,变卖房产苦苦支撑。1956年,该校由政府接办,改称广州市聋哑学校,张留任校长。“文革”期间,学校改由“工人宣传队”和群众代表组成的“革命委员会”管理。19786月,张颖仪复出,再任校长。

 

七、传教士对近代残疾人慈善事务的启蒙作用

 

广东近代残疾人慈善事务与传教士有很大关系。183511月,美国首位来华医疗传教士伯驾(Peter Parker)在广州新豆栏创办眼科医局,后改名为仁济医院,实行免费治疗。伯驾主持医院20年,擅长眼科和外科手术,初期主要是施行白内障摘除术,最初手术30名病人中,28例获得成功;18361111日,医院施行了中国第一例西医截肢手术。

18591月,美国长老会教徒嘉约翰(John Glasgow Kerr)将伯驾创办的眼科医局改为博济医院,为中国第一家西医院,嘉约翰并于1866年成立博济医学堂,是我国第一间西医专科学校,为中山医科大学的前身。1901年,嘉约翰在广州去世,千余市民为其送葬。

1889年,博济医院医师、美国人赖马西女士收养幼稚瞽女(盲女)4人,送入该院女塾(塾,旧时私人设立的教学场所)学习,为明心瞽目习艺所的基础。

1894年,美国传教士惠理敦女士(Mrs.Whilden)在家中收容教养贫苦失明女子。1909年,惠理敦创办慕光女瞽目院,校址在东山署前路,每年收1~2名盲妹,后惠理敦返美养病,校务由传教士纪好弼的妻子主持,学生70多人。

18982月,嘉约翰创立惠爱医院,又称惠爱医癫院,为中国第一家接收精神病人的西医专科病院。

上述的医院、学校、机构后来在广东地区残疾人慈善、康复、教育、托养、人才培养方面一度发挥过积极作用,有的经历演变发展一直服务运作至今。

 

参考文献:

1、蒋祖缘、方志钦 主编《简明广东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

2、方志钦、蒋祖缘 主编《广东通史》,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年4月第1版

3、广东省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广州市1编委会办公室 编《清实录广东史料》,广东省地图出版社 1995年8月第1版

4、(明)郭棐 撰《粤大记》广东人民出版社(岭南文库)2014年4月第1版

5、(清)屈大均 撰《广东新语》,中华书局(清代史料笔记丛书)1985年4月第1版,2006年3月北京第3次印刷

6、《清代广东笔记五种》(广州史志丛书),内含:吴绮 撰《岭南风物记》、罗天尺 撰《五山志林》、黄芝 撰《粤小记》、李调元 辑《南粤笔记》、颜嵩年 撰《越台杂记》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版

7、(清)仇巨川 纂《羊城古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2011年11月第3版

8、杨万秀 主编《广州通史》,中华书局2010年8月第1版8、丁身尊 主编《广东民国史》,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4月第1版

9、钱文昌 编《广州市盲聋哑协会事记 1958——1989 附:明清民国史料》,广州市残联档案室藏

10、郭海清 著《民国时期的广州教育》,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科技出版社 2013年6月第1版

11、戴目、闻大敏 著《百年沧桑话聋人》,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1月第1版

12、广州市档案馆 编《广州大事记》(1949年10月~1994年12月),广州出版社 1996年12月第1版

13、梁力 编《羊城沧桑》,花城出版社2012年4月第1版

14、广州掌故编委会 编《广州掌故》,广州出版社2012年6月第1版

15、南方都市报、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编著《广州旧闻》,南方日报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

 








新闻热点
 

闽ICP备09005214号 版权所有:福建省残疾人联合会
网站管理及技术支持:福建省残疾人联合会信息中心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东大路73号 邮编:350001 电话:12385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运维邮箱:xxzx12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