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残疾人在线!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1203.org官方网站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社会组织 » 福建省肢体残疾人协会 » 同人刊物 » 正文
查询
服务热线:12385

【优秀论文】警惕助残社会组织在发展中出现的不良现象

发布时间: 2016-11-1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43   【字体:  

警惕助残社会组织在发展中出现的不良现象

 

杭州市残疾人艺术家协会  欧阳胜

 

    摘要:本文通过对鲜活个案的思考,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助残社会组织在健康发展过程必须警惕的虚假学术课题、刻板宣传、多动少思等不良现象。

 

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稳健发展,现代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各类社会组织日益活跃。

根据百度百科,社会组织(social organization)在社会科学中社会组织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的社会组织是指动物进行共同活动的所有群体形式,包括氏族、部落、部族、家庭、秘密团体、政府、军队和学校等。狭义的社会组织是为了实现特定的目标而有意识地组合起来的社会群体,如人类的企业、政府、学校、医院、社会团体和一种新型的社会组织形式:个人媒体群等等。它只是指社会组织形式中的一部分,是动物为了特定目的而组建的稳定的合作形式。

本文所说的社会组织指狭义的组织,通常分为政府组织、营利性组织(即企业)和非营利性组织。这也现代社会的三大组成部分。

从理论上来说,非营利性组织与政府组织的最大区别在于非官僚性,也就是说不争权;与营利企业的最大区别存在非营利性,亦即不夺利。而这个世界的各种事端,简而言之都出于争权与夺利。

因此,非营利性组织日益成为纠正政府和企业自身特性带来的种种偏差,注重公共服务性,保持现代社会保证稳定、维持平衡和提高效率的重要因素,也被称为第三部门,是社会的“稳压器”。

助残社会组织,便属于非营利性组织。它也是近年来社会最为活跃的一类非营利性组织。

由于身体重残、酷爱文学、热衷公益等原因,笔者多年来参加了助残、环保及文学等大量的公益活动,与全国各地的一些知名非营利性组织有了广泛接触,更与浙江省内的各类知名非营利性组织领导人都有深入交流。为此,笔者通过这些切身经历与宽泛思考,抛砖引玉,重点谈谈助残社会组织在发展中出现的不良怪象,以供方家商榷!

一、 必须厘清的两个概念

众所周知,随着改革的深入,“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正在逐步形成。各类助残社会组织呈现出爆发式增长,顺应着“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大趋势。

然而,由于助残社会组织在国内仍属于新生事物,很多都是仓促上阵,自身素养不足,难免泥沙俱下,存在着许多基本的理念偏差。

首先,人们必须厘清的两个概念。一是“助残”的“助”。助残社会组织,顾名思义,一个助字,扶助、帮助残疾人,便直截了当地点明了它的非营利性。公益是其定位,也是其生存的根本。

然而,现实中,某些助残社会组织却舍本逐末,以公益之名,行牟利谋私之实,截流、克扣从政府部门、爱心企业得到的原本应用到残疾人身上的善款或物资。由“助残”蜕变为“靠残吃残”,以及“坑残”。他们不仅成为助残社会组织的杂质,也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后果。

二是“非营利性组织”的“非营利”。按照百度百科的官方解释,非营利性组织 (英文nonprofit organization) 一般是指这类组织的运营目标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而是追求拟定的社会目标,非营利性组织并不等于没有盈利;非营利性组织是指那些具有为公众服务的宗旨,不以营利为目的,组织所得不为任何个人牟取私利,组织自身具有合法的免税资格并可为捐赠人减免税的组织只盈利组织和政府组织之外的公益组织,是以执行公共事务为目的而成立的组织。

这个解释非常全面,关键在于①以公众服务为宗旨,②不等于没有盈利,③不为任何个人牟取私利。重中之重在于不为任何个人牟取私利,组织的所有盈利都应用于公众服务,对助残社会组织来说,就要全部用于帮扶残疾人。

公众(包括不少的助残社会组织负责人)的误解在于,助残社会组织不能盈利,似乎只能一味投入,只能亏本赚吆喝,涸泽而渔。其实不然,非营利性组织要想获得可持续发展,必须盈利,如此方能真正达到长期服务公众的社会目标。真正优秀的公益组织,运营难度绝对大于企业,必须由优秀人士来运营,像美国的杰出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比尔·盖茨。

而现实的误区在于,有的助残社会组织假借帮扶残疾人的名义,讨巧地设计项目,四处哭穷乞怜,向政府、企业及公益慈善机构争取善款和物资。只将少部分善款和物资资助残疾人,更多的则中饱私囊。笔者,就遭遇几个助残社会组织参与其项目的邀请,在问及相关细节时,通常是“别管那么多,赚点钱”或“公益赚钱很容易”,不愿同流合污,惟有拒之千里。

二、必须警惕的不良状况

由于社会处于转型期、公民意识淡薄等各种客观原因,与时俱进的各类助残社会组织良莠不齐,一些可怕的社会怪象初露端倪,必须引起足够警惕。

一是残疾人被代表,被课题,被曲解,甚至危及了残疾人事业发展。

残疾人作为社会弱势群体,已成为公益服务的重要对象之一。因此,其公益价值常被无良的投机分子所利用,特别成立与助残相关的社会组织,在此“掘金”,为一己之私利,而不惜损伤广大残疾朋友的切身利益,而且还造成了社会误导。

这里说说具有学术研究型的助残社会组织。近年来,一些高等院校及科研机构相继成立了研究残疾人问题的机构,如某某大学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中心。这本是好事。然而,其中也产生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某知名大学的一个残疾人问题研究机构,从某地残联承接了一个研究课题。在研究过程中,该机构竟为了节约调查成本,多赚点钱,找了几个研究生网上搜搜,闭门造车地设计了这个课题的核心问卷,并广泛发动残疾人填写。由于残疾人群体知识水平相对偏低,许多善良的残疾人以感恩之心来填写,对其中那些似是而非的问题就是发现了,也抱着“宽容”和“理解”的态度。而对于一些较为理性的残疾人虽拒绝接受调查、填写问卷,但他们却无法更改那份问卷存在的对残疾人的种种误解和偏差。不难想象,由于学风不正,心术不正,最终这个有“理”(不难从网上及陈旧的文献中再抄一遍)有“据”(失真的问卷得出的可怕数据),加上花钱请来的那些头衔很大的专家教授参与,很有可能因为课题的讨巧和首创,而获得省部级国家有关研究成果奖。

表面上,该课题有残疾人参与、发声,实在上都是假动作,残疾人在其中却是被代表,被课题,被曲解,遗害无穷,实在“恶毒”。试想,问卷设计时为何不广泛征求、听取残疾人的意见,还不就是为了省点钱、省点事,肆意篡改他们的声音! 他们在抢夺残疾人的声音,将他们当成肥肉,不仅“卖钱变现”,还抢占山头,一言堂,成了残疾人问题的权威专家,在各种场合到处代表残疾人。

如果有关部门以这份有关残疾人的“优秀”科研成果,制订、出台残疾人政策、法规,其危害可想而知。

或许,某些政府部门出台的一些初衷良好,看似科学(课题支撑),实则不接地气的劳命伤财的政策、措施,无不与此有关。

再说个小插曲,几年前,笔者接触过某大学研究残疾人课题的几位研究生,他们研究了半天,竟一直李代桃僵,以为残疾人专门协会就是残联。

二是残疾人被道具,被参与,被屏蔽,成为社会游戏中任人摆布的一个棋子。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残疾人这个弱势群体越来越受到人道主义的重视。许多社会活动,如果没有残疾人露脸,总感觉缺少社会代表性。许多场合,只要有个残疾人,无论张三李四,似乎这个活动的社会意义就圆满了。

这确实是残疾人融入社会的好事,然而却被有的动机不纯的助残社会组织钻了空子,许多活动都会找残疾人装样子。在开展助残活动时,还衍变成了“电视前”的公益,媒体来了就精神百倍,媒体一走就人去楼空。

在某体验无障碍的助残活动中,出于宣传需要请来了电视媒体。媒体为了表现某个主题,要求一现场的残疾人转着轮椅从一个斜坡上经过。结果,电视新闻播出时,这个残疾人只有一个背影,实实在在地成为了活动的道具。

有的助残社会组织素养不足,由于缺少公心,缺少对残疾人人格的尊重,便有意地找几个残疾人,形成一个小圈子,一个利益共同体。于是,残疾人便成了助残活动的道具,看似有了残疾人的参与,实际上他们的声音是被屏蔽的,发出的不是残疾人真正的声音。

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有的参与活动的残疾人为了贪图一些小恩小惠的私利,宁愿为某助残社会组织“站台”,橡皮泥似地被任意拿捏,曲意迎合,为他们的需要发声,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小团体。二是有的残疾人由于思想水平、表达能力有限,没有能力真实表达自己的意愿,于是便有意无意地被利用了。归根结底,还是这些助残社会组织的利欲熏心,伤害到了残疾人的主体性,使残疾人难以真正地融入社会。

三是残疾人被数字,被宣传,被脸谱,误导社会公众,甚至成为残疾人事业发展的阻力。

“没有我们的参与,不要做出关于我们的决定 (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 ”这是“残疾人国际”在 1981 年成立时确立的口号。如今,残疾人的权利意识日益觉醒,这句话的理念也日益深入人心。

于是,在现实中,一些助残社会组织缺少理性规划,却好大喜功,喜欢人海战术,在上门慰问等低层次的活动中重复。更有甚者,还通过数字注水来显示、奠定助残社会组织的社会地位。通过媒体宣传,造成了残疾人多年不变的“讨口饭吃”的脸谱化形象,误导了公众,以致如今许多人仍持有残疾人有饭吃就应知足的观念。

因此,残疾人日益增长的权利意识、个性需求与助残社会组织的低层次、同质化的矛盾日益凸显。

其实,面对当前这个社会阶段,助残社会组织还隐性地担负着弘扬人道主义,宣传新残疾人观等观念倡导的责任。

如今,许多社会公众,包括一些官员和文化人,仍认为关爱盲人就是投入巨资大力兴建盲道。调查盲道使用状况成为全国各地大学生寒暑假社会调查的保留节目。绝大多数的人仍认为无障碍设计是专为残疾人建的。由此可见,助残社会组织既要专心走路,也要抬头看路。

上述助残社会组织的不良现象,必须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警惕。其对策在于规范运作、信息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爱之深,责之切。笔者真心希望所有的助残社会组织都能引以为戒,一路走好。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斧正。

 








新闻热点
 

闽ICP备09005214号 版权所有:福建省残疾人联合会
网站管理及技术支持:福建省残疾人联合会信息中心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东大路73号 邮编:350001 电话:12385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运维邮箱:xxzx1203@qq.com